湖州德清,“造车梦”能否照进现实?

湖州德清,“造车梦”能否照进现实?

  日前,在贾跃亭造车公司FF成功在美借壳上市后,其中国高管团队首次公开亮相,并宣称到2025年要在中国实现最高25万辆年产能的落地。


  作为贾跃亭为原乐视汽车工厂所选的“风水宝地”,湖州市德清县也随之重回大众视野。


  5年前,这里砸进去真金白银,引入乐视汽车项目,却落得实控人出逃、基地“烂尾”的结局。在把地块收回另作他用后,贾跃亭“造车梦”却又死灰复燃了。


  这绝不是德清县在造车路上遇到唯一的“坎”。


  事实上,继乐视汽车之后,德清县还陆续引入了中国中车(行情601766,诊股)项目和氢谷项目。这个年GDP不到550亿元的县,上述三项目总投资额就已超过了上值的8成。


  今年初,德清县通过官方渠道对外称,汽车是德清一直在追逐的一个梦想,而如今其“造车梦”照进现实。那真实情况如何?《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日来到了德清县一探究竟。


  乐视项目:物换星移几度秋


  时间拨回2016年,德清县在城北一片面积仅14平方公里的砂村地图上画了一个圈,选择在这里筑巢引凤承载其“造车梦”。


  调查|湖州德清,“造车梦”能否照进现实?


  这个不大的村落坐落在著名避暑胜地莫干山脚下不远处,距离德清县城区车程半个小时,因为路标稀少的问题其实并不好找,但若从长深高速(行情600548,诊股)德清北收费站下来,倒是可以一眼看到正在紧锣密鼓开工的建筑工程。


  这片区域最早吸引来的汽车企业正是乐视汽车,德清县也很大方,一口气划了一片面积达90万平方米和一片超45万平方米的土地给贾跃亭。


  2016年8月,乐视控股宣布投资近200亿元在此建设乐视生态汽车超级工厂和汽车生态小镇,建成后,其年产能将达到40万辆整车。


  第二年,乐视生态链断裂,贾跃亭远走美国,上述项目随之停滞。因长期烂尾,德清县欲寻求“接盘者”,期中一度传出消息称一汽大众、吉利汽车要接手该地块,但最后均被辟谣。


  2019年底,因长期处于闲置状态,德清县政府只能选择摆脱乐视汽车这个“弃子”,并协商收回了给出的地块。


  如今的砂村地块,早已不见任何有关乐视汽车的痕迹。


  对于乐视汽车原工厂所在地,当地村民的记忆也早已逐渐模糊。


  记者辗转从多位附近了解情况的工作人员处获悉,从长深高速上可见正在修建的工程正是原乐视汽车工厂所在地,被德清县政府收回后其中一部分建设为德清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场,该场地未来将用于无人驾驶的测试;据报道,汽车检验检测认证机构DEKRA德凯集团与浙江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的合资公司已经落户德清县。


  紧挨着德清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场的土地出让给了浙江雷神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工程规模总建筑面积为12.67万平方米,拟建设成为9个车间加一个办公楼。该公司成立时间刚超1年,经营范围包括智能无人飞行器制造与销售、光电子器件制造和销售等。


  据悉,上述项目总投资50亿元,项目已非汽车工业,而是主要建设针对军、警、应急产品特点的各类智能生产基地和实验室,包括通用型脉动式产线的首条验证线。达产后预计年销售收入50亿元,税收6亿元。


  目前上述两个项目都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节假日也并未停工。


  另外,德清县2020年8月规划的新一代智能汽车关键零部件产业园也位于砂村区块,可能用的依旧是原乐视汽车基地。


  氢谷项目:烂尾许久


  若说原乐视汽车项目土地被德清县收回后迎来了峰回路转,那么浙江氢谷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下称“氢谷项目”)又成为了第二个乐视汽车。


  我国新能源(行情600617,诊股)汽车路线不单单仅押注在电动化上,氢能源其实也在同步发展中。在此大背景下,2019年3月,德清县又引入了总投资120亿元的氢谷项目,该项目所在地与原乐视汽车工厂一路之隔。


  此次德清县引入的浙江氢谷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氢谷”)成立年限也不久,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注册资本15亿元。


  资料介绍称,氢谷项目是综合性的氢能源汽车产业链项目,包括氢燃料电池总成制造、氢燃料商用车制造、锂离子电池PACK、新能源自动无极变速箱等项目。未来将实现膜电极的自主生产、燃料电池发动机的集成,以及电堆的全面自主国产化。


  记者现场探访发现,此处与隔马路相望的正在紧密动工的浙江雷神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基地相比,显得异常荒凉。


  虽然已经动工两年半,但偌大的基地不见人烟,只有一座已经荒废的两三层建筑,工地上几乎全是荒草。该项目的公示牌也已破烂不堪,门口还贴着一张农民工维权告知牌。


  据附近的村民透露,该基地基本上已经烂尾了两年多了。这也就意味着项目开工没多久便宣告“停摆”。


  记者还了解到,该项目施工单位西安建工市政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和浙江氢谷从去年开始就多次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互相将对方告上法庭。浙江氢谷在今年6月已经被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为9137万元。


  目前该项目暂未传出任何最新动向。


  中国中车项目:已正式投产


  驱车沿着创业大道由东至西行驶,一边是乐视汽车原基地,另一边则按顺序是氢谷基地和中国中车项目。


  中国中车项目虽然靠近路的尽头,但也是目前来看,德清县引入的最成功的项目。其一期项目已经建设完成,大门口常有专车出入,一切显得井然有序。


  中国中车的新能源商用车项目是在2018年9月引入德清县,总投资120亿元,包括四个细分项目,分别是现代(新能源)专用车项目;商用(新能源)大轿车项目;核心部件、供应链管理和增值服务项目;同济大学中车捷运(莫干山)研究院项目。


  中国中车相关知情人员向记者表示,该项目在2020年便开始装配生产线,今年3月已经正式投产。该基地将生产中国中车2019年发布的两款产品——“新能源商用大轿车”和“智能化自装卸式垃圾车”。


  不仅如此,记者还发现,中国中车的二期项目也有动工迹象。


  湖州游侠项目:政府“兜底”


  德清县有一个“造车梦”,湖州市也不甘示弱。就在德清引入乐视汽车项目不久,2017年4月,湖州吴兴区政府与造车新势力游侠汽车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在吴兴区建设游侠汽车(湖州)超级工厂项目。当时,该项目原计划于2017年内开工建设,2019年上市量产车型,年产能达20万辆。


  当地媒体曾报道称,游侠项目计划总投资达115亿元,是吴兴区“首个百亿级项目”。但游侠汽车素有中国第一“PPT造车”企业之说,这源于从2014年成立至今没有人见过其量产车。在入驻湖州市之后不久,就有多家媒体报道,位于湖州的游侠汽车项目基地只有一个停建的半成品园区。


  如今,该项目也因彻底烂尾只能由湖州市政府“兜底”。2019年底,有消息称,湖州同意收购游侠汽车产业项目土地,并处置在建工程。


  事实上,就在游侠汽车烂尾之际,2019年10月,湖州市吴兴区曾传出和蔚来汽车接洽,当时的蔚来汽车资金非常紧张,在多地寻找投资方,湖州市便是其中之一,但或许是因为游侠汽车失败经验在前,最终蔚来汽车被湖州市拒绝了。


  当时官方给出的解释是投资风险过大。


  不过,2020年4月蔚来汽车被合肥市引进,总投资额超百亿元,蔚来汽车也把中国总部放在了合肥。目前以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的话说,蔚来汽车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地方政府造车:投资需谨慎


  在这波新能源元素加成后催生的“造车运动”中,各地方政府为了引进汽车产业充当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不少造车新势力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着地方政府的影子,出资、出土地,或者出资源。


  此前,浙江温州引入威马汽车,曾称是“圆了温州30年汽车梦”;广东肇庆引进小鹏汽车生产基地,被作为当地的“1号工程”。


  各地方政府真金白银砸进去,却不乏最后落得一地鸡毛的情况。因为造车新势力众多,最终能够成功的只是凤毛麟角。


  江苏如皋引进的赛麟汽车、江苏南京引进的拜腾汽车、接连吸引南京、天津两大城的博郡汽车……均接连被曝出欠薪、停产等消息。


  在这群荒诞的造车故事中,尤以南阳市政府欲斥资40亿元引入“加水就能跑”的青年汽车水氢发动机项目在市场引起的反响最大。


  资本狂热过后,最终依旧是地方政府来处理残局。除上述所说乐视汽车、游侠汽车,绿驰汽车也被河南国投“收编”、奇点汽车则被安徽铜陵接手……但地方政府大额资金投进去后,依旧没有溅起多少水花。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要尊重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律,“企业的债务很重,需要认真查找自身原因。地方政府不应去管,即使管了,也没有太大效果。”


  “汽车项目是地方政府追逐的热点。有的地方政府希望借政策机遇引进造车新势力,应该说初衷是好的,因为这能为地方带来GDP及税收的增值,财政数字会很好看。但地方政府主管部门对相关汽车技术缺乏了解,容易造成投资失误。”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曾表示,“要防止投资跟风的现象,尊重市场规律最重要。”


  这并不是国内首次出现“造车热”,早在20年前,中国自主品牌刚崛起时也经历过。


  当时,有媒体发表了一篇名为《地方政府“造车运动”汽车业如同纸老虎》的文章,称汽车产业热度过高,供给市场存在投资泡沫。文中指全国有23个省市都在搞汽车,分别设立了190个整车厂。


  但事实证明,最终的胜利者并不多,如奇瑞、吉利、长城、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等。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